把握热点走向,尽在热点资讯网.
当前位置 : > 新闻热点 > 泰国世界日报论坛 > 正文

泰国世界日报论坛 网评:谁在为“上瘾”饮料大开方便之门?

2017-09-29 22:38:26作者:李晓珊 浏览次数:58124次
摘要:摘自泰国世界日报论坛“什么事啊,爸?这沐佛法会是干什么的?”杨继先问道。“耗子,你猜对了。”左非白道:“这座园林,是一个微缩的风水形局,叫做美人梳妆。前有大河弯曲如台镜,两旁山势好像银环金锁,珠帘玉钩,美人居中而立,尽得神韵。”左非白回过神来,问道:“诗诗,怎么了?”

左非白此时应该是看不到才对,这么说,岂不是有意嘲笑人家吗?左非白苦笑挠了挠头:“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谁都想胜过我,我招谁惹谁了?”“我……我叫左非白。”

  人民网评:谁在为“上瘾”饮料大开方便之门?

  “不含酒精,一样能嗨”,继“笑气”之后,近期一种名叫“咔哇”的饮料又在年轻人群体中迅速走红。公安机关检测发现,部分“咔哇”饮料含有国家一类精神管制药品“γ-羟基丁酸”。据报道,记者通过微信公众号搜索“咔哇”,仍然能找到一些售卖该饮料的销售商。

  “一瓶饮料‘咔哇

  对问题饮料,必须追索其来路。除了调查生产厂家都是谁,也得追问厂家为何炮制这种伤天害人的问题饮料。据业内人士称,这种饮料10瓶六七百元左右。相比普通饮料,无疑属于天价。事实上,γ-羟基丁酸自2005年起就被我国列入二类精神药物予以管制,并于2007年变更为一类。厂家不可能不知这一情况,更不可能不知道γ-羟基丁酸的危害,但照样生产不误,就应了一句俗话“无利不起早”。对此,司法机关应该及时查处,依法处理。

  除了调查问题饮料的来路,更应该调查其销路。在“渠道为王”的时代,这种问题饮料得以盛行一时,销势强劲,显然与拥有独特的渠道有关。比如微商,比如电商平台。以微商为例,据知情人士透露,这种饮料近两年时常在一些娱乐场所出现,一般是通过微商进货,“之前微信上有一些代理,他们会在朋友圈发相关广告”。微商为利铤而走险,平台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?近年来,一些微商销售假冒伪劣商品备受诟病,如今连涉嫌违法犯罪的问题饮料也敢销售,为其提供销售的平台可壁上观?

  众所周知,按照相关规定,任何单位、个人未经有关部门审批,不得进行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实验研究、生产、经营、使用、储存、运输等活动。可问题是,一些大型网购平台的网店确在销售γ-羟基丁酸等管制类精神药物。是谁打开了潘多拉盒子?是谁有意无意地扮演了帮凶的角色?又是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?

  更让人担忧的是,在公安机关通报已在严查之后,记者通过微信公众号搜索“咔哇”,仍然能找到一些售卖该饮料的销售商,销售商还承诺可以邮寄。比销售商猖狂更可怕的,也许是无人监管。一旦猫不捉耗子,或者对耗子网开一面,耗子必然有恃无恐。

  从涉毒的“阿拉伯茶”“跳跳糖”“红冰”,到过量吸食会上瘾并可致人瘫痪的所谓“笑气”,再到如今的“咔哇”饮料,问题消费品层出不穷,极大地威胁着消费者的安全。这个还没查处,那个已冒了出来。在猎人与狐狸“斗法”的“游戏”中,无论生产者还是销售者都在玩火,却乐此不疲。这提醒相关部门该提高相关人员的违法成本了,也提醒监管部门丰富监管手段,以提升打击的精准度。

  最重要的是,如果相关平台无法做到守土有责,问题消费品就很难获得有效遏制。故此,在强化防范的同时,还应该各司其职,通过合力,形成围堵之势,让类似违法犯罪行为无处遁形。

她如果遵从左非白的话,就此收手,又怎么会将如花似玉的性命终结在这冰冷的山洞之中,还连累席峥嵘也永远被留在了这里?卫金对左非白抱了抱拳,说道:“刚才看左真人一展身手,我在一旁看着,十分神往,也不由技痒,想要向左真人讨教讨教。”众人都没办法,只能看着左非白表演。

左非白道:“嗯……那最好帮忙问问,如果一直便是如此,恐怕是另有蹊跷,不过如果是最近水温才这么低的话,肯定是有蹊跷。”谢安之得知左非白是道心的师弟,便又多了几分亲近。

第二天一早,杨文孝和杨继先早早的便来接两人,说道:“左师傅,洪先生,今天我们带你们去转转开丰的名胜古迹。”“啊……抱歉,是我失礼了。”娜塔莎优雅的一笑,又买了一杯蓝山咖啡外带,一起买了单,将咖啡递给左非白。

左非白数了数人数,说道:“嗯……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,五个人,不多不少,咱们去吃烤鸭吧。”“师门之谜,不可外传啊……诗诗,感觉怎么样?”左非白坐在椅子上,关切的问道。